您当前的位置:首页>综合信息>通知公告

做核安全“把关人”: 这个公务员一年要出差 180 多天

发布日期:2019-08-12 信息来源: 字号:【

        近日,生态环境部在北京召开了庆祝建党 98 周年暨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 " 两优一先 " 表彰大会,生态环境部党组书记、部长李干杰出席大会,并按照 "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 主题教育安排,给大家讲专题党课。

        当天,生态环境部 73 人获评 2019 年度优秀党员,其中,来自华南核与辐射安全监督站的监督员杨志超作为代表发言,讲述了自己的故事和心得体会。

王亚京 / 摄影

 

        杨志超把和自己一样,奋斗在全国各地核安全监督一线的青年党员比作生态环保事业的 " 凿井者 ",所谓凿井者," 起于三寸之坎,以就万仞之深 "。

        他说," 一次次背井离乡深入核电厂基地,一次次精准把脉发现核安全隐患,一次次查漏补缺提升核电厂运行管理水平,我们用‘监督之笔’,书写监督站人的‘别样芳华’ ",一番感慨让人动容。

        可能不为人知的是,华南核与辐射安全监督站为生态环境部派出机构,始建于 1986 年,办公地点位于深圳福田。

        该派出机构现有在职人员 48 人,他们平日里分散各地,负责湖北、湖南、广东、广西、海南五省(自治区)核与辐射安全监督、督查工作,辖区内现共有 5 个核电基地共计 20 台核电机组(18 台运行机组 +2 台在建机组)等民用核设施。

 

每年 200 多次巡查

10 年间派驻阳江、台山、昌江三个核电基地

        36 岁的杨志超老成持重,这是 10 年间辗转阳江、台山、昌江三个核电基地,每年 200 多次的现场例行巡查和专项检查,细心发现各类核电厂建设和运行中出现的问题,一步步打磨出来的。

        2008 年 7 月,杨志超从位于河南信阳的空军第一航空学院的测控技术与仪器专业毕业,即成为生态环境部派驻深圳的华南核与辐射安全监督站的一员。

        只有头半年,杨志超在位于深圳大鹏的大亚湾核电基地工作,其他的 10 年间,他先后被派驻广东阳江、广东江门台山、海南昌江三处核电基地工作。

        他笑称,家里人都说,别的同学朋友做公务员,外表都很是光鲜,而他这个公务员,经常是带着安全帽,穿着一身灰色工装,套着反光背心,脚踏厚底劳保鞋,奔波在核电厂建筑工地或者运行中的核电厂中。

        2008 年底,广东阳江核电基地开始建设,杨志超成为建筑工地上常见的人。他形容,当时的自己总感到 " 知识恐慌 "" 本领恐慌 ",总想着抓紧学习,了解土建、设备安装、焊接、无损检验、混凝土、仪表、核工程、机械设备、采购、质保等等各类跟核电基地建设相关知识,也频繁参加相关的培训,深入核电基地现场实践,跟老大哥请教,迅速成长。

        2012 年至 2016 年,杨志超轮岗到广东江门台山核电厂驻现场监督,随后又转战离深圳更远的海南昌江核电厂。

        就如同每次现场巡查、专项检查、监督都会做成表格、数据一样,杨志超也惯用数据总结自己的工作,2016 年,他共完成 230 次现场巡查,完成 79 份运行阶段定期试验监督程序编写;2017 年,完成 260 余人次现场巡视,38 项大修专项检查、共发现问题 51 个;2018 年,完成 265 次现场巡视、发现问题 50 个。

        这些巡查,都是一身灰色工装、头戴安全帽,在现场走出来的,以至于他曾经每半年,就穿坏一双劳保鞋。

 

24 小时待命

紧急情况下半夜三更被叫起去核电现场

        核电厂建设期间,杨志超这类监督员就是与建筑施工人员一起工作;建成了,就与三班倒的核电运营公司工作人员一起工作。

发电机组 24 小时运行,杨志超有自己的朝九晚六的上下班时间,但其他业余时间也不属于自己,他要处于 24 小时待命状态,不能离开核电基地,一台应急手机上厕所都不离身,有任何呼叫,要立刻到位,调查核实现场情况。

        曾经在海南昌江核电厂,因台风登陆,刚刚开始运行的核电机组出现突发情况,凌晨时分,杨志超被应急手机叫醒,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调查原因,了解事件进展,记录各类数据,一直跟到凌晨两点多确认安全后才回到住所,第二天一早就赶出调查报告呈交上级。

        在核电厂建设和运行的关键节点,监督员的角色也是不可或缺的。台山核电 1 号机组于 2015 年 12 月底开始冷试,即运行前的第一步测试,历时 26 天。其中的 21 天,杨志超一直坚守在台山核电第一现场,跟进调试试验情况。" 那段时间印象最深的是,每次到了中午吃饭时间,我的任务就来了,我总是错过中午食堂开饭的时间。" 他笑称。

        以至于 2016 年元旦新年钟声敲响的时候,他也正在核电基地的现场,跟调试人员一起,沟通试验要点、确认试验先决条件。

        那一年,台山核电机组调试的 79 个相关试验,都是这么日以继夜地完成的。

 

        他说工作的这近 11 年间,他和众多同事一起,见证了中国核电的迅速发展,尤其见证了台山核电这个项目,这个世界首台第三代核电机组诞生的前后,很是觉得自豪。

        他也坦言,核安全必须确保 " 万无一失 ",在核电迅速发展的过程中,摆在监督员面前的困难和挑战是巨大的,往往是干了很多,看得见的成果却很少,因为大多数监督工作就像扁鹊的大哥二哥治病那样," 未有形而除之 " 或 " 其在毫毛 ",成果都在背后。

        作为监督员,他总是告诉自己,沉下心来,积极主动了解电厂面临的困难,协调解决难题,做好监督工作的同时,也做好服务工作。

 

一年 180 多天出差在外

笑称自己在家里没地位

        工作和家庭总是难两全,是所有奔波在各地的监督员面对的难题,杨志超也不例外。2011 年结婚后,他安家深圳,2013 年有了一个女儿,从此更加心有牵挂地奔波在路上。

        对杨志超来说,旅途奔波,一年有 180 多天出差在偏僻的核电基地的孤单,频繁离开家人的歉疚总是交织在一起。

杨志超历数自己工作过的地方,深圳到阳江 320 公里、深圳到台山 250 公里,海南昌江更远,800 多公里。前两地都是靠汽车出行,后者就靠飞机了。

        杨志超回忆,当年去阳江一趟经常是周一早上 4 点赶中广核集团的班车,某个周五下午赶回来,如果遇上堵车,那就肯定是在虎门大桥 " 看风景 ",一看一两小时不奇怪。

        核电基地基本都建设在偏僻的海边,阳江、台山核电厂附近热闹一些,下了班跑个步然后出去吃个饭还有地方可以选择,但在海南昌江核电厂,交通不便,想自己做饭买菜都需要走四五公里。" 我和另外一个同事经常可以在昌江基地里面的大马路上跑步,基本没什么车来往,跑完了就聊聊天、看看剧消磨时间。" 杨志超说。

        和同事轮换回到深圳,杨志超总是抓紧时间去弥补家人。他笑说,自己在家里很没地位,每次回来赶去幼儿园接女儿安安,安安见到他说的最多的话是," 爸爸,好久不见。" 而有时候在家里他看到女儿某些行为不当,出言批评的时候,马上就会被妻子怼回去,用 " 你这个经常不在家的人不要管。"

        有次回来正好赶上开家长会,杨志超立刻跟妻子申请出席,妻子笑说," 你是该参加一次家长会,免得别人以为咱家小孩儿没有爸爸。"

        有一首儿歌《爸爸,你再不陪我,我就长大啦》,杨志超下载在手机里,每次听他都感慨良多,歌中唱到," 亲爱的爸爸,快快陪我,不然我长大啦,爸爸,爸爸你快回家,家里有我和妈妈 ……"

        然而一旦上路,核安全无小事,就不能回头。曾经在去核电基地的路上,女儿高烧昏厥,怎么呼喊都没有回应,妻子和母亲都慌了神,他接到电话也只能出语安慰,让妻子赶紧送大医院救治。

        再回到深圳,女儿已经出院,他默默地查看了各类儿童保险种类,发现保险条例里,如果曾有高温惊厥史很多险种都不赔,他有点黯然神伤。

        像杨志超这样常年奔波在各地核电基地一线的兢兢业业的青年党员、监督员,华南核与辐射监督站还有很多,杨志超说,他和同事们总是感慨,中国核电技术现今已稳居世界前列,他和同事们见证着、守护着核电基地的安全平稳运行,对 " 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 " 体会更深,也对自身身上这份沉甸甸的责任感受更深。

 

 

 

深圳晚报记者 易芬 / 文 受访者 / 图

  生态环境部 国家核安全局 回到顶部